奉俊昊:《殺人回憶》原型殺手落網讓我心情復雜

奉俊昊:《殺人回憶》原型殺手落網讓我心情復雜
2019年10月21日 10:51 新浪娛樂

至于金棕櫚大獎《寄生蟲》引發的疑問,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寄生蟲?導演也終于給出了自己版本的答案。

奉俊昊奉俊昊

  新浪娛樂訊 2019年5月戛納電影節獲得金棕櫚大獎,《寄生蟲》導演奉俊昊的國際聲譽再向前大邁一步。10月法國里昂盧米埃爾電影節放映導演作品回顧展以示致敬,導演同時擁有自主選片在影展放映的特權。受邀來到法國的奉俊昊,由盧米埃爾電影學院主席、著名導演貝爾唐·塔維尼耶和法國電視加臺主持人勒魯什一起主持,還做了一場爆滿的大師班對話。奉俊昊帶著亞洲文化中特有的靦腆和謙虛又不乏真誠,并且冷笑話自嘲不斷,現場氣氛活躍,參加者們饒有興趣地聽他講述自己的創作方法,和演員的工作關系等等。

  而被問到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《殺人回憶》不久前終于破案, 奉俊昊坦承自己情緒復雜,從今后大家看影片結局也將會是不同的心情了。提及《寄生蟲》獲得的巨大市場成功,奉俊昊坦言之前完全沒有信心,對新片的成功也沒有任何預期。至于金棕櫚大獎《寄生蟲》引發的疑問,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寄生蟲?導演也終于給出了自己版本的答案。

  奉俊昊首先回憶自己在90年代末能夠從事電影創作,得益于韓國抵制好萊塢電影保護本國電影工業而設置的份額制。這一法律得到許多國際電影人的聯名支持,包括法國導演。他謝謝幫助過的法國電影人,并介紹現在這一份額制度已經取消,因為韓國電影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觀眾并取得不錯成績,擁有近50%左右的市場份額。被問到曾經進入韓國前文化部長的黑名單,奉俊昊笑了:“黑名單”就仿佛一部黑色喜劇,80年代代末的獨裁到了2000年初,又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。位列黑名單上的還有樸贊郁,不過,這對他們影響并不很大,大家可以繼續拍攝自己的電影,受到影響最多的是記錄片和獨立制作導演,因為他們需要政府基金支持。“對我來說,拍電影并不是想對政治做出回應或者施壓,更感興趣的是電影本身的美好,以及在社會中生活的個體”。

  殺人回憶:找到罪犯令心情復雜,觀看這部影片的方式將會改變

  三周前,《殺人回憶》中的罪犯終于在現代高科技助力下,被韓國警方偵破。而根據真實事件拍攝影片《殺人回憶》時,這還是一個未解謎局。如今抓到殺手是否讓人們和影片的關系發生改變?奉俊昊直言雖然沒有見到真人,但已經看過照片, 帶給自己的情緒復雜又混亂。這個發生在80年代的案件,雖然結案卻始終保持神秘,16年前的影片拍攝也展現了這一特點。影片最后一個鏡頭,是宋康昊扮演的警察破案失敗的面部特寫,如今知道答案再來看影片結尾感受就不一樣了。不過, 雖然大家看影片和以前的方式不太一樣,導演確認也不會重新為影片加入注解或者添加新的結尾,從今后,影片更多的可以看作是關于案件的資料和見證。奉俊昊回憶起當年拍攝罪犯畫面十分抓狂,為了影片中的兇犯角色,做了大量的資料搜尋工作,采訪了眾多警察、記者、鄰居和受害者家屬,唯獨最感興趣的人卻不可能有機會見到,只能靠想象,并在其它一些有關連環殺手的影片中尋找靈感。比如說今村昌平的《復仇在我》,里面的主角也是一個連環殺手,還有黑澤清的《X 圣治》。

  《殺人回憶》中有許多不同鏡頭風格和內容的突然轉化,悲劇到喜劇,尸體到飯桌上的吃飯……導演塔維尼耶贊揚奉俊昊需要有很大的自信,才有能力做到如此任性的鏡頭轉換。奉俊昊笑瞇瞇地回答,這也許是我的性格使然,有點奇怪,喜歡東一下西一下,所以做不到在兩個小時的電影中保持同樣的調性。 當年在資料整理時,發現案件中既有黑色喜劇、也有悲劇和其它類型存在。連環殺手的確讓人恐怖,不過退一步審視,剩下的世界其實很黑色很喜劇。警察不顧一切希望逮住殺手,可是越來越多的受害者出現,卻始終找不到兇手,他們很無力,不惜求助于巫師。今天的韓國警察可以借用高科技,但是當年警察們抓不到殺手,一方面絕望難過,另一方面他們的表現又很滑稽。

《殺人回憶》劇照《殺人回憶》劇照

  面對執導大膽和天才的贊譽,奉俊昊無比謙虛:“謝謝表揚,其實做事很難,事實上我對自己充滿懷疑,對自己的才能完全沒有信心”。講到創作方式:“我是電影導演和編劇,每次拍片,首先想到的是畫面和聲音,在此基礎上才開始劇本寫作,這時所有的東西都已經在腦海里了,只需要重新構建符合電影的內容”,他舉例現場舉辦大師講座的里昂先賢祠劇場(Comedie Odeon) ,“比如這個電影院,它很特別,中間過道并不是垂直的,有拐角,我剛才就已經用手機將畫面拍下來了,讓我有在這里拍一部電影的愿望。”

  每部作品都是對前作的回應,更關注社會和其中生活的人們

  從《殺人回憶》到《漢江怪物》,從《雪國列車》《寄生蟲》,故事中既有壓抑,也有神奇。每部作品之間是否存在關聯或者對立關系?“是的,在寫劇本的時候,我并沒有刻意考慮這一點。不過之后退一步看,每一部的確都是對上一部的回應。比如第一部處女作《綁架門口狗》,希望沒有很多人看過,最好你們忘了它(笑),這是一部小作品,講述了我們每天的生活事實。與此對應,下一部我拍攝了《殺人回憶》,講述的就是一起連環殺手案, 情緒很壓抑。再接下來對應的《漢江怪物》就比較科幻和神奇。《漢江怪物》里面母性缺失,是有關父親的故事,于是下一部影片《母親》就作為回應。

《漢江怪物》劇照《漢江怪物》劇照

  雖然影片各不相同,共通點卻是通過類型片來講述不同階層的社會問題,這一點在《寄生蟲》中尤其突出。奉俊昊澄清自己并不愿意去高聲吶喊,只是想拍攝一部社會片,關注周圍生活的人們,并嘗試用一種新的風格新的思想去表現。我們挖掘某個人時,最終落腳都是社會和歷史。尤其是韓國的過去歷史證明,是無法將社會和個人分開的。《漢江怪物》中的主人公經營小賣店,他們作為普通百姓沒有權力,我們甚至可以提出質疑,政府是否真得愿意保護他們?因為通常百姓都是被忽略的對象。從這出發,影片可以延伸出喜劇或者悲劇來。譬如說韓國在90年代有很多意外事故,很多人死亡。其中發生過一場地鐵火災,一位女孩母親接受采訪時,哭著說自己沒有錢給女兒買汽車,否則女孩就不會去做地鐵不會遇到火災,也不會喪失生命了,一切都是她的錯。很多人都習慣找給自己攬錯,實際上事故發生在地鐵里,應該是公司或者國家的責任。這是我想在《漢江怪物》中展現的內容。

  動物比人可愛,《寄生蟲》籌備時沒有信心只希望回本

  奉俊昊的影片中總會有動物以各種形式出現,一方面有著象征意義,一方面是相對于人性丑陋的個人偏好嗎?奉俊昊一臉無辜地面對觀眾:“動物比人類好得多,大家都知道的啊”?說完忍不住吐槽“我都從家里出來3周半了,現在我非常想看到我的小狗,它每次能夠讓我平靜下來,”,說完從手機里翻出自己的小狗照片為臺上臺下聽眾展示,引來一片笑聲掌聲。奉俊昊進一步解釋,其實《漢江怪物》里的動物,雖然很恐怖其實也很可憐,我們想賦予它百分之一的可憐,就像一個有點不開心的中學生,因此而焦躁。它的形象對應一位美國演員的話,那就是史蒂夫·布西密。我的特效團隊將他的一張照片掛起來用做原形,當然我一直沒告訴過他(笑)。奉俊昊承認影片中的小女孩和怪物的關系,其實就像好萊塢經典影片《金剛》中的一樣,不過,為了和傳統怪物的表現不同,影片中的怪物并不會吃人,當女孩想逃跑,怪物只是輕輕放下她來阻止,讓人害怕同時又有魅力。

史蒂夫·布西密史蒂夫·布西密

  《玉子》《雪國列車》是英語對白的國際大制作,是否是希望將自己放在更危險環境中去挑戰?奉俊昊非常誠肯:“我拍這部影片,并不是為了嘗試國際合拍的挑戰,完全是因為故事本身的緣故。影片中講述人類最后的幸存者,如果影片中最后活下來的只有韓國人和朝鮮人,那看起來就有點奇怪了,所以因為同樣的原因,《玉子》《雪國列車》都啟用了國際演員”。 《寄生蟲》在法國和韓國取得票房成功的背后原因是為什么?奉俊昊傾訴:“我們一開始只希望不賠本,并沒有寄以太高希望,因為覺得這個故事有點奇怪。今天有記者問我,我回答說也許是因為貧富不均是全世界共通的話題。坦率地說,影片籌備時我們覺得能夠回本就不錯了,而且真得很擔心,我對自己一點沒有信心。我也想問問現場的你們,影片為什么會取得成功?因為影片在日本、英國等國家還沒有放映,他們一定還會問我同樣的問題,這樣我就可以借用你們的答案了。不過,告訴我說這部影片太棒了,這個答案并不實用,我不能對其他記者解釋說,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我的影片太棒了……”

  和演員合作的關系?

  “我和其他導演的方法不一樣,試鏡的時候,不會給對方幾頁劇本讓他們表演,而且我也不相信試境,更愿意去看他們表演的短片、舞臺劇…和他們聊天,感覺他是否勝任角色。在我影片中的很多角色演員都來自舞臺劇表演,我經常到那里去挖掘。人們會都覺得舞臺演員表演會過度,其實他們很容易糾正適應。我的影片中喜歡選擇舞臺劇演員,《寄生蟲》中的管家就是來自舞臺,宋康昊早年也表演舞臺劇。寫劇本的時侯,我就已經考慮到這些演員了 。奉俊昊也透露,和演員拍戲一般不喜歡事前排練,需要排練時,有時候甚至在他們練習的時候就會開始拍攝,因為這時候的演員還沒有被打磨,可以得到最真實的表現。每個演員和性格都不一樣,工作方式也不一樣,我的原則是讓演員感覺自然舒服,比如說,寄生蟲中的9歲小男孩就不喜歡提前排練”。

  奉俊昊重新回到自己國家,做劇本創作和拍攝, 原本只想是在韓國人那里找到共鳴,“但是我沒料到,在戛納之后悉尼、慕尼黑和美國等許多國家放映,有些我覺得非常韓國的場景,其他人應該不太容易理解。但是后來發現大家的反應都很類似,這也許是互聯網帶來的結果。寫劇本時都不會考慮觀眾,我很自私,首先希望的是自己滿意,而不是滿足好萊塢。

  誰是真正的寄生蟲?導演給出了自己的答案

  金棕櫚大獎《寄生蟲》自放映以來就引起困惑和爭論,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寄生蟲?攀附富人金錢生活的窮人一家,還是憑借資本暴富的富人?奉俊昊自嘲的笑著:是我自己。接著補充,我希望這部影片本身就像一個寄生蟲,永遠攀附在你們身體里不會離開。談到影片中的金錢,奉俊昊理解今天的影片中的確總離不開金錢,就像《寄生蟲》中的男孩需要成為英語教師來掙錢,同時也展示管家算錢的鏡頭。“我甚至可以為《寄生蟲》做一個小結,它講的其實是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中,如果你沒有錢就不會被大家看見,如同一個幽靈” 。(劉敏 )

(責編:小萬)

殺人回憶奉俊昊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高清美圖